如雪科技新闻

丁磊故事:当不了真君子,就只能当个真小人

作者: 点击量: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苹果计划发布一款内置 EKG 心脏监测器的 Apple Watch。用户需用没有佩戴手表的那只手的两根手指捏住 Apple Watch 表盘。这时 Apple Watch 将传递一个察觉不到的电流到用户的胸腔内,以追踪心脏内的电信号并监测任何可能的异常情况,比如不齐的心率。

  文/伍矛 唐婉婷

  编辑/伍矛

本文作者 Ryan Christoffel 认为苹果是在建立一个从未有过的媒体平台,这个过程看似没什么关联,但实则是把各要素逐渐拼凑起来的过程,就像一座大楼在盖好前,除了建筑师外谁也不知道封顶是什么形态。

  本文由盖饭特写工作室出品,原载于公众号“盖饭人物”,微信号:gffeature:

  上篇:当不了真君子,就只能当个真小人

  十多年前,形势紧张,网易频繁召开董事会,某次更是一连讲了五个小时的坏消息,丁磊全程一言不发。

  沉默良久后,助理小心翼翼地询问是否可以散会。丁磊突然开口:“你们知道吗?今天是我30岁生日,我们出去喝点酒庆祝一下吧。”

  那段时间,喝酒成了丁磊唯一的消遣方式。他每天喝到天昏地暗,第二天再晕头转向地晃进办公室。员工找他办离职手续,他一边抱着纸篓吐,一边念叨:

  你太小看丁磊了。

目前,快手首屏推荐的内容以新华社、小央、共青团中央等账号内容为主。另外,昨日快手在安卓系统下架,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PP 助手、360 手机助手都已无法搜索下载。不过,苹果系统的 app store 仍可正常下载。(来源:网易科技)

  Part

  1

  君子爱才,说裁也裁      

但这样的势头能够维持多久,是一个未知数。一个现实的情况是,前不久为了提升自身的竞争力,谷歌已经宣布将 NEST 重新纳入其硬件部门,而之前一直受到热捧的苹果 HomePod 也已经开始陆续出货,未来这家巨头所面临的市场压力,会越来越大。

  段子:有一次配送公司的人来公司取货,太累就在会议室里睡着了,丁磊看到了狠狠地说,“再让我看到你睡觉,你就别来公司了”。说着就想转身去批评部门经理一通,结果正睡眼惺忪的那个醒了过来,一脸懵逼,“我只是来拿货的……”

苹果展示了在可折叠 OLED 显示屏周围整合铰链和外壳从而让手机弯折的各种方式。有一张图显示翻盖设计,另一张图显示三折设计。这些图显示了屏幕可以灵活地向内和向外折叠。(来源: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又一次写了丁磊。

  文章中说,2019年3月7日,全国人民欢庆国际妇女节的前一天,丁磊亲自到北京,裁掉了网易网站部五大主力频道之一的“网易女人”。对于裁员的过程,报道中用了“诡异”——这样一个相当诡异的词汇来形容。

用户在使用Apple Pay购买产品时,只需支付少量处理费。此外,该公司也可以从自己的冠名卡中获得更多的“刷卡费”。当然,这也有助于增加苹果的服务收入。

  腾讯这个栏目叫《潜望》,没事老捅别家公司的内幕,而且动不动就引用“内部人士消息”,看上去,这个栏目似乎应该改叫《潜伏》。

  其实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本来互联网企业的员工就是一个小圈子,今天我去你公司报到,明天你来我公司上班,不管老板关系如何,员工都是一家亲,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是同事啊。

  况且网易门户的编辑记者跳槽,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腾讯。有一段时间,腾讯科技能有一半是从网易过去的。

  有这样的关系,对于“丁磊三八妇女节前裁掉网易女人”这么三八的消息,腾讯科技怎么能放过呢。

1 月 21 日下午,华为心声社区公布了任正非在华为总部接受外媒采访的采访纪要。任正非表示,「美国突然不采购华为手机这种大事件出现时,中国有些民众提出要抵制苹果手机。我们的态度是不能为了我们一家公司牺牲了国家利益,牺牲了国家的开放改革政策。」

  要说起来,丁磊是出了名的爱才。为了一个看得上的女设计师,他能自己追到美国去邀请加盟。而且他有个习惯,每次网易招人的时候,都喜欢亲自看看简历。

  看到来自四川卧龙大熊猫研究基地的,他说:了不起,盯着熊猫一整天不眨眼,定力好,适合招来做策划研究gameplay;

尽管苹果没有向外透露 W1 芯片的细节。但根据拆解报告以及行业分析,W1 芯片可以进行音频解码、提供立体声同步以及处理用户一系列操作。通过主动控制左/右耳机的同步,W1 芯片可以提供更准确的立体声还原,并降低能耗。这颗芯片内置了光学传感器和加速度传感器,可以确定耳机是否在耳朵中。当用户把耳机从耳朵中取出后,会自动暂停音乐播放,在多方面技术的加持下,AirPods 才会显现出如此魅力。

  看到加州生物实验室的博士,他说:了不起,高端人士,招来做策划研究研究gameplay;

  看到网络专刊知名作家,他说:太棒了,文章写得好做游戏更好,也招来做策划研究研究gameplay!

假如没有 iPod nano 6,苹果是否仍旧会发布 Apple Watch?答案或许是肯定的,但最终未必会是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深究起来,Apple Watch 和老前辈 iPod nano 6 之间,确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作为乔布斯主导的最后几款 iPod 之一,它从某种意义上影响并且指导了后来 Apple Watch 的设计,直到今天「余温仍在」。

  鉴表名人“花总”吴东也曾被丁磊这样慧眼识珠过。离职以后,吴东去乌镇参加活动,又碰上丁磊,两人略作寒暄,谈到几个月前吴东因质疑微博上一个名为“世界奢侈品协会”的账号而被警察带去问话的事。丁磊语重心长地拍着他肩膀说:“下次你再被抓,就报我名字,我帮你摆平,都是小case”。

  只是这种和蔼,绝非全部。

黛西的工作地点是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苹果公司回收工厂,黛西通过拆解老旧的 iPhone 以回收利用其高质量部件。目前,黛西可以拆解 9 种不同型号的 iPhone,大约每小时能拆解 200 部。

  进入农历猪年以后,身边经常和丁磊接触的员工们开始觉得不太对头,平时总是像个弥勒佛一样笑眯眯的老板,愈发变得严厉起来。

  前情摘要:新年过后的一个月里,网易多条业务线传出裁员消息。

苹果明年可能会发布两款型号的 AirPods:一款将是其当前售价 159 美元的新版本,而另一款则是稍贵的版本。价格更高的型号预计将采用降噪技术以及防水性能,然而,防水功能只是更好地处理雨水和汗水,用户并不能戴着它游泳。(来源:环球网)

  要说上班聊天购物打游戏,外加脉脉上匿名骂老板,本来也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特色文化,网易自然躲不过去。但这次,面对网上汹涌而来的吐槽,网易公关却没能像以往那样机智回应,而是遵循行业惯例干巴巴地进行了否认——只是结构性优化,裁员纯属无稽之谈。

  所谓“结构性优化”,就如同创投公司的“休长假”一样,只是对一个负面事实的婉转性陈述。公关文稿发布后还没多久,又有新消息传出,就连网易公关也被裁了一半。

  丁磊上一次面对此种焦头烂额,应该还是在遥远的2000年前后。

  1999年,正逢全球第一波互联网浪潮最后的狂欢。当年的硅谷,所有新创公司都在争先恐后往自己身上贴互联网标签,随后就能不费吹灰之力从东海岸的华尔街拿到大笔资金。

  而网易这种根就扎在互联网上的企业,顿时变得炙手可热起来。然而,正当丁磊脚不沾地打理着上市前的准备工作时,暴雪忽至——纳斯达克股市崩盘了,全美200多家互联网公司一夜之间倒闭,哀鸿遍野。

苹果春季发布会或将于 3 月 25 日举行:不发布新硬件

  但众人仍抱着期望。2000年3月30日,时任新浪CEO的王志东带着新浪路演团从伦敦转战美国,那天,纳斯达克猛跌500多点,但他仍然没有推迟上市的打算,“硬着头皮也要上”。两周后,新浪在纳市上市,开盘最高价涨了3美元,王志东松了一口气。

先是传出 2012 年起就担任苹果 Siri 团队主管的 Bill Stasior 被撤换,不再负责该项目。

  这一幕也给了丁磊信心。两个月后,他带着网易赴美挂牌,然而开盘当天就跌破发行价,之后持续一年,一路向下。

  再然后,互联网界新星网易发生了财务造假风波。整个2000财年,网易净收入为370万美元,但财报中显示的收入却为790万美元,也就是说,虚报收入超过了其营业额的一半以上。

目前苹果还没有对 EFF 的这篇文章做出直接回应,现阶段想要彻底关闭搭载 iOS 11 系统的设备的蓝牙和 Wi-Fi 功能,用户需要进入设置应用的「无线局域网」和「蓝牙」界面选择关闭才行。

  美国的证券交易体系非常完善,法律也极为注意保护中小股东利益。很多中国特色的手段,在美国根本行不通。

但苹果表示,新的结构并没有降低其税款,它仍是世界最大的纳税法人,在过去三年里总计缴纳了约 350 亿美元的企业所得税。

  2001年7月20日,网易收到纳斯达克通知,预计将于一周后对其实施摘牌。尽管网易方面把事情归结为“沟通问题”,也做过出诸多补救措施,但纳斯达克依然在9月4日对其进行了为期4个月的停牌处理。

《人人能创造》由苹果推出,是一款项目式学习指南课程,用户可通过绘画、摄影、视频和音乐来培养创造力。官方称「人人能创造」项目式学习指南可教导学生通过绘画、摄影、视频和音乐来拓展思路,表达观点。同时,也让老师们能以富有趣味和意义的教学方法,将这些技能融入到所有课程、主题或功课之中,从而点亮创意的火花。(来源:蒂姆·库克官方微博)

  此时的网易,市值不足200万美元。

  十多载转眼过去,媳妇熬成婆。2016年底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有个记者怯生生地问他:“丁总,你现在的人生好像很得意,考拉、游戏、网易音乐……”

  不待记者说完,丁磊马上打断对方:

捷径:苹果在 iOS 12 中集成了此前收购的iOS 效率神器 Workflow 公司提供的捷径(Shortcut)功能,用户可以自定义某些短语,来启动 Siri 的语音控制。Siri 也能根据用户的使用历史,在某些特定使用场景中主动建议使用 Siri。 

  我什么时候失意过?

  Part

  2

十年之后,App Store 已经不再是襁褓中的婴儿,但它仍然没有停止成长和变化,苹果依旧在探索着让开发者持续创造价值的商业模式。据 Business Insider 报道,2017 年,苹果除了在圣何塞照例举办年度 WWDC 开发者大会以外,也于 4 月份,在纽约翠贝卡「秘密」邀请了 30 多位小型独立开发者,开展了一次有关 app 发行、获客、测试和营销、参与、留存、变现、付费搜索广告的会议讨论,并强调了几个月之前就已调整的 App Store 商业模式,希望得到更多开发者的认可和支持。

  大起大落,命遇贵人        

  段子:在广州的时候,公司周围就那么几家吃饭的地方,所以吃饭碰到丁磊也比较正常。一天中午,我朋友和领导去一家湘菜馆跟客户吃饭,快吃完的时候看见丁磊也在,但他已经吃完了。他认出了我朋友和他领导,然后端着自己桌上没吃完的两盘菜过来,非常平易近人地放到我朋友他们桌上,说:我吃完了,端过来给你们吃吧……

  天亡我也,非战之罪。也难怪当年的《华尔街日报》评论:网易是中国互联行业大环境的牺牲品。

一觉睡醒,来看看极客公园为大家盘点的本次 WWDC 的主要看点,快速逮你了解昨天晚上都发生了些什么,苹果又给世界带来了哪些值得期待的东西。

  著名的康波周期理论认为,人性贪婪造成经济的周期性波动,人想发财,最重要是抓住周期。英年早逝的康波理论践行者周金涛还指出,2014到2019年期间不要买房,更不要投新三板,不然手里那点财富就没了。

  预言有对有错。比如买房这事,事实证明只要别买在雄安,财富还是会增长的。投新三板确实有点惨,但是再惨也比不上炒币和投P2P。只不过人很难干得过趋势,这个大智慧没错。

  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都认为互联网能打破一切周期。只要学会了神奇的“互联网思维”,就能和葵花宝典的神功一样,稍微对自己动点手脚,便可见谁打谁,实现东方不败。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消息,苹果A系列处理器的成功以及Intel处理器更新不如预期,一直有传言称苹果正在研发适用于Mac以及Macbook Pro的Arm架构处理器。外界普遍预计苹果将在未来几年将其Mac系列产品搭载的Intel处理器转为基于Arm的定制芯片。

  可惜,宝典时常也有不灵的时候。丁磊阅历丰富,见识过泡沫破灭的残酷,就不怎么信这个。

  面对着21世纪初像雪崩一样的互联网形势,丁磊找到的解决方式是喝酒。但喝酒能缓解苦闷,却于大局无补。

据外媒报道,有消息人士称,由于新款 iPhone XR 需求低迷,苹果要求它的顶级智能手机组装商富士康和和硕停止增设 iPhone XR 专用生产线的计划。
「在富士康,它原本为苹果 iPhone XR 准备了将近 60 条组装线,但是最近只使用了大约 45 条组装线,因为它的大客户苹果说它现在还不需要生产那么多 iPhone XR。」上述消息人士说。这就是说,富士康每天要少生产 10 万部 iPhone XR,这比起当初的预期少了 20%-25%。和硕也面临同样的情况。它也暂时停止了增加产量,等到苹果进一步指示。

  后来丁磊说,当时的状况糟糕到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卖掉网易。但最后终于没卖,却不是出于什么心高气傲的原因,而是“财务审计有问题,别人不买”。

FTC 怀疑苹果韩国公司不公平地把 iPhone 销售成本转嫁给了当地移动运营商,包括广告成本、发布会成本以及维修成本。除了罚款,FTC 可能会要求苹果做出整改,对交易条款进行大幅调整。苹果担心,这会在全球市场设定先例,产生更大影响。对此,FTC 不予置评。(来源:凤凰网科技)

  已经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丁磊找到步步高掌门段永平诉苦,开门见山撂下话:“我想重新开始”。

  现长居美国的段永平,是中国企业界的传奇。1992年,他拿着浙大的学士、人大的硕士学位,在中山谋了个濒临破产的国营电子厂厂长职位。仅仅3年时间,就靠着山寨任天堂FC游戏机(注:即红白机)的“小霸王学习机”将年营收做到10亿元。

今年早些时候,苹果低调地在 XX 州 XX 高中发布了全新入门级 iPad 产品,并适配了自家非常好用的 Apple Pencil,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进一步迈入教育市场,提升自家产品的竞争力。而在本次大会,升级的 iPad Pro 也许会更进一步显示出苹果在 iPad 上的技术进步。

  很快,成龙被请来做了代言人,小霸王的广告也做到街头巷尾。逢年过节,仅仅是给员工包奖金的报纸,就要用掉十几摞。厂门口来自全国各地的拉货卡车,终日不散。

  工厂赚钱后,段永平虽然荣誉加身,但身份始终也就是个打工仔,难以分享经营红利。当年褚时健事件还未发生,职业经理人分享企业经营红利的必要性仍未被大众所认知。虽然段永平曾于其后数度向公司呈递股份制改革方案,但都未被接受,于是他索性带着6名高管借势出走,创立了步步高。

  这6人里,包括OPPO的创始人陈明永、vivo创始人沈炜以及步步高电子现任CEO金志江,再加上后来入门的拼多多CEO黄铮,合起来正好是段永平的“四大门徒”。

  丁磊找上段永平时,恰逢他退居幕后、从实业家转为投资者。

  此时的段永平已经功成名就,手头并不缺钱。或许是看到面前这位小自己10岁后辈蕴含的巨大能量,长谈之后,段永平转身就用3个月时间买了200万美元的网易股票。而丁磊也因此得以回公司专攻自己的游戏项目。

  网易被停牌时,股价跌到0.64美元,沦为垃圾股,公司CEO和CFO挂冠而去。投资者都在撤退,只有段永平上演了一出令人难以理解的逆行——很长一段时间里,网易股票一半的买入者都是段永平,投资超过网易被停牌时的总股价,其持股比一度达到6.8%。受此刺激,网易股价回升到5美元水平。

一张苹果内部 ID 意味着触及公司全部用户数据的权利。据《商业内幕》报道,大量黑客愿支付2 万欧元以获取一张苹果内部 ID 信息。

  第二年,网易股票继而疯涨到70美元每股,32岁的丁磊成稀里糊涂成了中国首富。段永平慧眼识珠,投资家的名号也变得无人不知。而籍此赚得盆满钵满,似乎只是一份意外红利罢了。

  对于首富一事,丁磊的感觉更多是“不安”。对他而言:

  我能看得到这个世界上比我优秀的人多了去了,我说我突然比他们有钱,好像是不是这个社会评价体系有些问题?……中国13亿人,我突然蹿出来说,哎,老子比你有钱……这个可能性,我总觉得是弄错了。

  也正是因为有此经历,后来丁磊就老说:“我比同行人都成熟,因为人家需要20年才能经历的大起大落,我两年就经历过了”。

  其实类似的经历在他那一波互联网创业者中并不鲜见——新浪的王志东被赶出自己创立的公司;张朝阳虽然通过一番苦斗保住搜狐,却落下了焦虑症,开董事会就头痛。

  段永平间接把丁磊送上首富交椅,但终究没有陪他走到最后。2018年9月,段永平卖光手中的网易股份。被人追问原因,他笑着摇头:“丁磊就是个大孩子,那么多钱放他手里不放心”。

事实上,Kinect 上市三年之后,2013 年苹果公司以大约 3.6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PrimeSense。所以 Face ID 在原理上与 Kinect 有相同点,也就不足为奇了。

  Part

  3

  最牛X的

  学生

  段子:雀巢公司赠送了一个超级豪华热饮机过来,丁磊到上海出差看到这种情形差点晕死过去,立刻用全公司都能听到的声音吼:“你们怎么这么奢侈?!这花了多少钱啊!!!”销售部经理连忙跑过去解释,丁磊这才严肃地点点头,进去倒了杯热咖啡,然后手捧着走到门口,意犹未尽地想了想,说:“唉!实在是太腐败、太奢侈了!”最后摇着头走回了办公室……

  1894年,因争夺在朝利益,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其时国内各界一片欢呼,大儒们比当下的小粉红还乐观,觉得犯我大清虽远必诛,王师瞬间就会碾压小日本这个蕞尔之邦,扬我大清国威。

  结果清军惨败,除了跑得特别快以外,并无突出战绩。

  要说钱粮装备都碾压对方,怎么说败就败了呢?意识到软实力问题的康有为等人大受刺激,要求清廷在教育上改科举制度为学校制度,培养一批实用人材。宁波做为当时的通商口岸之一,理所当然地被划进了第一波教改名单。1901年,宁波市的第一所仿日式学制的新学校——龙津学堂成立。蒋中正是学堂荣誉校友。

  1949年后,新政权将龙津学堂改名为“奉化第一中学”。1989年,19岁的丁磊从这里毕业,当时或许没人能想到,这个永远进不了班级前十的小瘦子后来也会发胖,更无法预料他能出现在荣誉校友墙上。

  奉化中学学风醇厚,丁磊成绩虽不甚拔尖,但还是成功考进了重点院校——电子科技大学。这所位于成都的学校与宁波相去两千公里,在当时,是需要坐上3天3夜的火车才能抵达的地方。

  开学报道第一天,还没等丁磊还从长途火车的疲惫中回过神来,就听见迎新的学长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哀叹:“怎么选了微波通讯专业?这个专业可是毕业后要分配到山沟沟里去的”。

如果说从谷歌推出 Google Glasses,到苹果收购 Metaio AR 引擎还只是赛前热身的话,那么 ARkit 和 ARCore 的推出则是发令枪已响,关于「下一代计算平台」的 AR 长跑正式开始。

  这句话让丁磊当即下定决心考研——哪怕读一辈子书,也比去山沟里强啊。这个想法也确实被他保留到大学毕业的1993年。这一年,放在中国近现代史里,算得上特殊。

  前一年,总设计师南巡画圈,给改革开放上了一个发条;随后,中国决定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路线。面对巨大的市场诱惑,国际资本根本无法抵挡,270亿美元投资迅速涌进中国。

4、最新的 A11 芯片使用了使用了苹果自研的 GPU 和 ISP,效能上比上代产品大幅提高。A11 还加入了神经网络引擎,每秒运算次数最高可达 6000 亿次。

  第一个吃到这批螃蟹肉的,是福建的玻璃大王曹德旺。当年六月,福耀玻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开盘当日就募集了1740万元资金。福耀玻璃厂是当年福建省唯一一家拿到政府分配的上市名额的公司。一夜之间,曹德旺身价飙到两个亿,羡煞邻里。

  曹德旺后来又出了一次大名,是因为去美国建厂。很多同胞认为外资来中国可以,中资去国外建厂就是卖国,就是要跑路。

  这种神逻辑当真是义和团都要佩服不已的。

  而此时临近毕业的丁磊在学校广播里听闻下海行情日好,立马换了心思,决定不考研了。至于具体干什么,还不知道,但总归隐隐觉得觉得这是件很有前途的事。只不过,才刚做好心理建设,学校的分配名单下来,目的地是老家的宁波电信局。

一份由麦格理研究公司(Macquarie Research)金融分析师本·沙克特(Ben Schachter)在周一发布的研究报告称,苹果和 Google 的应用商店正面临来自开发商的阻力和监管威胁,这可能会迫使两大公司降低分成比例,并对它们的财务业绩带来百亿美元的损失。

  这突如其来的一出让人无法预料,丁磊也不知该庆幸还是该苦恼。

  他终究还是没能抵御闲适生活的诱惑,体制内的日子用一碗茶一份报纸就能概括。不过,端了铁饭碗的丁磊却不怎么爱看报,倒是喜欢抱着写互联网行业的英文书埋头看。

  当时,大多数人都还完全不明白“国际互联网”是个什么玩意。但丁磊接触互联网却比一般人早得多——上大学时就常跑去隔壁的计算机系蹭课听。

  他自诩“最牛X的学生”,“在自己感兴趣的专业里,全校都无人能敌,包括老师”。

就在前几天,The Verge 发布了文章称,刚拿到新款 iPhone XS 系列的用户发现,新款 iPhone 的移动和 Wi-Fi 信号都不如旧款。在今年 7 月,高通提报了 LTE 手机第三方测试的细节,测试显示,高通的 LTE 调制解调器明显优于其英特尔,同时,高通还发布了体积小到可以装进手机、功耗低的 5G 毫米波频段的唯一 RF 前端模块。苹果很可能会与高通重修旧好,不为别的,主要还是在通信技术和基带芯片上谋求合作。

  这种自信与优越感,丁磊保持至今。后来一次网易开内部会,他问自己员工最近看什么书,对方答:“乔布斯”,丁磊摆摆手:“别看了,乔布斯我悟得,你悟不得”。

  不过大学生丁磊即使把计算机学得再好,那时也尚无机会悟得乔布斯。中国大陆一直到1994年才堪堪用一根64k带宽的国际专线接进国际互联网,因而在丁磊的大学时代,计算机恰如其名,就是一个高级一点的计算工具。

跟过去两次转型不一样的是,前方不是尚未开垦的处女地,而是布满荆棘的丛林。苹果没有再选择乔布斯式的颠覆式创新,这不一定是错的,但最大的原因可能是乔布斯只有一个。

  但不知怎地,他却坚信:眼前这个灰色机器的用处,一定不止这些。

  Part

此后三星大量投入柔性 OLED 屏幕的研发,并在曲面屏手机的路上一去不复返。2017 年开始,三星的 S 和 Note 双旗舰手机均采用了双曲面显示屏。同年苹果发布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iPhone X,并引起市场剧烈反响。 

彼时的 iPhone X 将“全面屏”做到极致,需要屏幕与边框的距离变得更小,同时为了去掉手机的“下巴”,保证边框的一致宽度,苹果利用 COP 封装技术,将驱动 IC 贴合到背板上,并把柔性屏幕背板底部进行折叠,最后才得到 iPhone X 的完美“全面屏”形态。 

该过程中,柔性 OLED 屏幕是最大功臣之一。而 iPhone X 采用的柔性 OLED 屏幕便是由三星独家供应。柔性 OLED 屏幕的产量随着三星和苹果两家旗舰手机的大卖开始暴增,并逐渐为市场所接受。根据 IHS Markit 的数据显示,2018 年第三季度,三星在小尺寸的柔性 OLED 面板市场中,占有率达到了 94.2%,几近垄断。 

随着 OLED 屏幕轻薄(自发光)、省电、可弯曲等优势被大家所熟知,越来越多的厂商开始采用柔性 OLED 屏幕。如 OPPO Find X、华为 P20 Pro、Mate 20 Pro 以及 2018 年发布的全系 iPhone 新品。同时也有更多的面板厂商开始加大柔性 OLED 屏幕的投入,如 LG、京东方、维信诺和华星光电等厂商。 

  4

  理想是睡觉睡到自然醒

  段子:丁磊和网络公司的一老总吃晚饭。服务员对丁磊说:我们都认识5年了,谢谢你这5年来对我们这里的照顾。丁磊:是呀,我的公司在好世界,离这不远所以常来。服务员:是吗?您开什么公司啊? 丁磊:小公司,和几个朋友混混。服务员:小公司不要紧,以后可以做成大公司嘛!要是大公司越做越小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丁磊:……是,是……

  1995年,下海创业的大潮被掀至顶点,年轻人在国企里朝九晚五成了一件“没本事”的事。在办公室做过无数次兵棋推演的丁磊,决定南下。

  当时,单位里没有过大学生辞职的先例,你是国家花钱培养的,要走就得赔10000违约金。丁磊没有这么多钱——就算有,他也不打算当冤大头,索性不走程序,直接旷工。两周后,电信局因缺勤将他除名。

Trivselhus 在建造 Sommar Place 时,将给每一个住所配备支持 HomeKit 的智能家居设备,业主在入住后无需自己购买智能家居设备,直接通过 HomeKit 控制即可。除了智能家居设备之外,业主还将会获得最新款 iPad、iPod Touch、蜂窝网络版 Apple Watch 和 Apple TV 等苹果设备,并通过这些设备来对屋内的从智能灯泡到语音操控的窗帘等智能家居产品进行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