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雪科技新闻

终于真相了!FF高级副总裁赵一成离职 出任互联网回收平台有得卖CEO

作者: 点击量: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砺石商业评论作者 张军智 | 文

  砺石导言

  《砺石商业评论》独家获悉,负责FF汽车全球线上营销与销售的高级副总裁赵一成已于春节前离职,其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加盟“有得卖”公司出任CEO。“有得卖”创建于2014年,是中国PC与数码领域最大的互联网回收平台,截止目前已完成数亿人民币融资。

订阅模式带来的好处是多方的:对开发者来说,有了持续的收入,能做出更好的产品;对用户来说,有了更好的服务,而且大部分订阅比买断更实惠,主动权也掌握在用户手里;对苹果来说,整个生态良性发展,收入增加。

  金梅 | 编辑

  1

  随着与恒大集团的联姻破裂,贾跃亭旗下法拉第未来汽车公司(以下简称FF)的前景又开始变得扑朔迷离。

「指纹解锁」,那个不是我们的能力,是我们供应商的能力,因为我们的供应商在指纹识别方面比苹果的供应商好,这不是我们的功劳。

  在年前就有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称,FF三位创始人之一的尼克·桑普森,FF全球研发高级副总裁彼得·萨瓦吉安已经从公司离职。近日,《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又独家获悉,负责FF汽车全球线上营销与销售的高级副总裁赵一成也已于春节前低调去职,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盟中国知名互联网回收平台“有得卖”,出任公司CEO。

  赵一成是贾跃亭在乐视鼎盛时期的核心人物,也是中国电商产业资历颇为深厚的“老人”。

  2006年,赵一成从新加坡留学回国,先是作为凡客诚品早期创业团队的13个核心员工之一,负责凡客诚品的市场推广。在凡客工作期间,赵一成改进了凡客最早主要依赖《读者》杂志等传统纸媒推广的低效营销方式,开创了基于互联网媒体推广的ROI模式,通过搭建网站联盟、搜索引擎与BD活动等线上线下结合的立体化营销体系,以极低的成本投入为凡客诚品带来巨大流量和市场关注度,帮助凡客诚品实现了品牌与业务的快速成长。

苹果深圳研发中心扩张,挖走华为荣耀 AI 团队 53 人

  2010年,当当网上市之前,不满30周岁的赵一成又受创始人李国庆之邀,出任当当网副总裁。赵一成在当当网成功打造了服装尾品汇品牌,让当当网完成了由图书电商向综合型电商的品牌转型。另外,他还开创了当当网的广告业务,给当时的当当网带来了每年超过两亿元的广告营收,并因此升任当当网CMO。

  2013年,基于互联网销售的第一代乐视超级电视发布,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急需一位电商领域的专家来操盘乐视电视的线上销售,在寻遍中国整个电商领域的人才后,既有凡客品牌电商经验,又有当当平台电商经验的赵一成,成为贾跃亭心目中最心仪的人选。一方面被贾跃亭的诚意打动,另外在试用了贾跃亭送的X60超级电视后,赵一成甚为惊喜,其判断这将是未来电视的发展趋势。

  在与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友好协商后,赵一成在2013年8月,正式加盟乐视,出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乐视商城的战略与运营管理。在赵一成的带领下,乐视商城创造了电视、手机等行业的多项线上销售记录,并成功打造了国内第三大电商节“919生态乐迷节”,缔造了乐视的销售奇迹。乐视商城当时取得的成绩,甚至让阿里与京东这样的平台电商都刮目相看。由于负责乐视商城的出色表现,赵一成之后又被贾跃亭委以重任,负责乐视汽车电商体系的战略规划与落地建设。

隐私之于苹果

  但在2017年,最早源于乐视手机的资金危机波及整个乐视体系,乐视商城也没能幸免,赵一成于是南下广州,代表乐视出任广汽集团与乐视汽车联合投资的大圣车服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2017年“双11”,赵一成带领大圣车服创造了订单总额破3.47亿元的战绩,帮助大圣车服在全国30个主要城市建立超过2000家加盟4S店和社区店。在恒大集团战略投资FF汽车后,赵一成又受贾跃亭邀请前往位于美国加州的FF总部,出任FF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负责FF汽车在线上的营销与销售体系建设。

  赵一成对操作品牌电商有很多想法,但可惜在乐视商城壮志未酬,他本计划在电动汽车领域再展身手,但由于FF汽车与恒大集团的战略合作突然破裂,发展遇阻,赵一成最终黯然离开。

  2

  离开FF后,赵一成收到多家知名上市公司创始人的邀请,但他都婉拒了。因为在凡客、当当、乐视与FF的经历,让他意识到职业经理人的命运与所处企业的命运息息相关,而职业经理人又很难真正左右企业命运,所以赵一成决定不再加入大的企业平台,而是选择自己创业,这样能够亲自把握公司的发展命运。

  “有得卖”创始人王伟涛与赵一成的父辈都是因为支援大西北的水电建设,而从内地搬迁到兰州。作为甘肃省电力系统子弟,他们两人是从小在电力大院一起长大的“发小”。在得知赵一成有创业的想法后,“有得卖”创始人王伟涛倍感欣喜,他迅速向赵一成伸出橄榄枝,诚挚邀请赵一成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盟“有得卖”,出任CEO。

iPhone X 无论是销量上还是 99% 的用户满意度都让苹果感到满意,库克称「iPhone X 所取得的成绩已是如超级碗总冠军一般的存在」。

  王伟涛对《砺石商业评论》表示,“之前很早就有邀请一成一起来做‘有得卖’的想法,但当时一成在大平台发展的很好,这个想法就一直按捺着没提”,现在赵一成有了创业的想法,王伟涛不再有丝毫犹豫,抓住机会向赵一成发出邀请。

  “有得卖”成立于2014年,最早是从做二手数码相机的互联网回收起家,后来逐渐扩展到PC、手机与大家电品类,成为联想、华硕、惠普、索尼、富士……等众多知名PC和数码品牌厂商的唯一官方“以旧换新”服务商。

  “有得卖”成立后,也已经相继完成多轮融资。2015年,获得龙腾资本的天使轮投资。2016年,获得启迪孵化器和龙腾资本的A轮投资。启迪孵化器投资后,又把“有得卖”推荐给启迪内部更高层的投资机构启迪科服,启迪科服投资的大多是内部孵化比较好的优秀项目。2017年,“有得卖”又完成了1.2亿人民币的B轮与近1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领投方为中国人保与启迪科服合作成立的人保远望基金,跟投方为牧帛资本。

iOS 和 macOS 上的应用将从联盟计划中退出的信息来得突然,但其实并非无迹可寻。去年 4 月 25 日,苹果曾突然宣布从 2017 年 5 月 1 日所有 iOS 和 macOS 上的应用的佣金率从之前的 7% 下调到 2.5%。此前,只有日本市场上的 App Store 和应用内购的佣金率是 2.5%。与之相比,音乐、电影和图书等内容的佣金率仍保持在 7% 不变。

  与“有得卖”同处二手回收行业的互联网企业还有“爱回收”与“回收宝”,这两家回收平台也都拿到了额度不小的融资。但不同于“爱回收”与“回收宝”侧重智能手机业务,“有得卖”主要侧重在PC和数码品类,是国内PC与数码领域最大的互联网回收平台。PC和数码产品相较手机产品残值高,价格稳定,毛利也更高。

  另外,在“爱回收”与“回收宝”主营的智能手机品类,市场上主流产品型号也就百余种,相对标准化,所以评估和报价比较容易,经销商体系也相对简单,行业新进入者的门槛很低。而在“有得卖”主营的PC和数码品类,产品型号众多,经销商体系也很复杂,有的经销商只收这几款镜头,有的只收那几款电脑,这导致每个品类都有几十个经销商,共计上千个经销商。所以在这个品类,建立评估、报价和渠道体系非常艰难,行业新进入者门槛很高。而“有得卖”经过长达五年的积累,已经构建了成熟的评估、报价和渠道体系,如果竞争对手没有几年时间的深耕,很难复制,这也让“有得卖”具备了较为宽广的业务护城河。

为了了解 HomePod 在音乐方面的表现,TheVerge 记者 Nilay Patel 前往苹果位于库比蒂诺的音频实验室,并花一段时间体验 HomePod 和其它产品的不同之后,给出了「Incredible」的评价,总体来说,HomePod 在很多地方都能让人更自在的享受音乐,这种自由体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区别于“爱回收”与“回收宝”依靠烧钱模式的激进扩张,“有得卖”反其道而行,其更重视业务的精细化运作与企业的自我造血能力,是目前三者之中唯一实现正向经营现金流的互联网回收平台。王伟涛认为,在当前的回收行业,单纯依赖资本支持,通过烧钱获得的市场份额并不牢固,一旦遇到资本寒冬,如果企业缺乏自我造血的能力,将很难生存。

  一方面因为“发小”的渊源,赵一成很认可王伟涛的为人,彼此之间存在高度信任。另外在度过物质短缺时代后,目前中国家庭普遍存在消费过度的状况,大量闲置产品需要处理,所以互联网回收也正好是一个处于时代风口的行业。据行业机构统计,中国二手回收行业市场规模高达4000亿元,而目前所有的回收平台加起来,市场渗透率还不到5%,根据发达国家经验,未来渗透率有望提高到50%以上,增长空间非常可观。而“有得卖”在这个市场规模巨大的风口行业,已经拿到了入场券。

  基于以上几点,赵一成对互联网回收行业以及对“有得卖”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最终决定加入“有得卖”。赵一成对《砺石商业评论》表示,从2006年到2018年的12年时间,其在凡客诚品、当当、乐视与FF经历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这算是自己职业生涯的上半场。那么接下来其将在“有得卖”开启自己职业生涯的下半场,他希望借助过去在电商产业积累的经验,带领“有得卖”成为中国互联网回收行业的NO.1,亲手打造一个百亿交易规模与百亿市值级别的企业。

  3

在推特上显示的媒体邀请函图像五花八门,以不同设计呈现苹果标志,意味本次宣传活动的主题很可能与艺术相关。邀请函上写着「There is more in the Making」也被解读为第二场秋季发布会将比上一场有「更多新品问世」。(来源:CNBC)

  “有得卖”创始人、董事长王伟涛也对《砺石商业评论》表示,“一成在互联网和电商产业深耕十多年,他的视野、思维与驾驭大组织的企业管理能力,正是高速发展的‘有得卖’急需的”。王伟涛还对赵一成寄予厚望,他说,“过去5年,‘有得卖’已经实现了从0到1,接下来希望在一成的带领下,我们可以实现从1到10,从10到100的跨越”。

  另外,据王伟涛透露,“有得卖”正在推进数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已有多家机构表示投资意愿,预计此轮融资将在3-6月内完成。而赵一成的加盟,也将大大增加“有得卖”在资本市场的吸引力。

  在得到人才与资本的双重驰援后,“有得卖”将继续稳固在PC与数码领域的领先优势,另外,计划在手机领域向“爱回收”与“回收宝”等竞争对手发起反攻,争取成为中国综合回收领域的NO.1。

具体到苹果的业务上而言,着重在服务业务上谋求转型突破,似乎也依然是个有着天花板的增长方向。毕竟苹果的服务业务,基本都是以 iPhone 作为「基础设施」的,甚至连 AirPods 和 Apple Watch 这些库克时代的新品,都依附于 iPhone 设备或者 iOS 生态。在 iPhone 的基础上寻求突破,肯定能在短期内继续维持业绩的增长,但从长远来看,并非治根治本之策。

  赵一成对《砺石商业评论》表示,“不过我们一定不是以烧钱的形式去实现增长,而是采用完全差异化的策略”。具体什么策略,赵一成笑着说,“先留下一个悬念,这些策略我们在不久后将专门召开战略升级发布会,再给大家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