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雪科技新闻

传马化腾亲自过问“露露事件” 内部反腐即将开始

作者: 点击量:

  出品|三言财经

苹果在专门设计的音频室中测试了多款音箱,并设计了三个测试空间来模仿实际的使用效果:大学宿舍、家庭客厅和开放式的办公公寓。到 2016 年,苹果将产品发放到非开发团队的员工手中,让他们在自己的家中测试这款产品,从而得出没有偏见的反馈。后来,苹果还让全球各地的零售店员工测试了 HomePod。

  作者|嘴遁

另一方面,相比 CG 技术合成,斯派克·琼斯更希望打造出一支完美的,挑战不可能的广告,而这,其实也正体现出苹果一直以来希望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产品观念。不止是这样一支广告,从苹果做的很多事情中,我们都能看到这种对于真实的偏执。

  今日,自媒体“三表龙门阵”发文《河南女孩露露给我上了一堂七万的课》,直言“企鹅号”盗号问题及其作者奖励背后存在的平台内部腐败问题。

  被盗号2个月浑然不觉,盗号者60天赚7.5万,主人之前却没收益。

  三表发现,自己的企鹅号被盗号两月有余,却未接到任何通知,导致自己浑然不觉,而盗号者将其之前写的科技、人文等领域文章悉数删除,改成了娱乐八卦号。

当大部分人都在关注苹果的未来的同时,极少有人愿意回忆它并不令人骄傲的那段历史。

  “我房子被过户了,房地产交易中心没有通知我。”三表这样形容他的被盗号经历。

Netflix对流媒体市场的大一统尚未实现,眼看竞争对手却越来越多。不仅老对手亚马逊、Hulu还在拼命追赶,迪士尼之后华纳、环球也接连宣布要进军流媒体进行反击,苹果、Facebook、YouTube等硅谷同行也还在继续招兵买马,就连沃尔玛都收购了流媒体要来掺和一脚。

  腾讯方面在与三表沟通后表示,可能是去年某大型网站被‘拖库’,他邮箱号账户信息被泄露了。之后一个“做号集团”购买了大量被泄露的公民信息,撞库后发现并盗取了他的高等级企鹅号。

苹果和高通长年累月的专利诉讼在本周一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三表发现,自己在科技领域笔耕数年毫无平台收益,而被盗号者改成娱乐号之后,生产的内容虽全是一小时能生产五篇的娱乐八卦标题党,但每日收益却少则上千,多则几千,在短短2个月时间内累计获得了7.5万的平台收益。

  他深感该“做号集团”对流量的洞察、平台的算法、编辑的喜好了解的比自媒体透彻得多。

作为苹果的核心产品,iPhone 手机的销售仍然是带动苹果营收的主要动力,并占据了公司总营收的「半壁江山」。财报显示,苹果第三财季的手机销售收入为 299.06 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 248.46 亿美元,增长了 20%。

  然而事情却并不是这么简单。

  有平台存在内外勾结  利益分成 

  据三表所述,有一位对“做号集团”颇有接触的人士称,在巨大的利益下,部分平台存在内部工作人员和外部“做号集团”内外勾结,共同“养号”的情况。

  在其文章的留言区,有网友表示,各平台都存在类似情况,q号,b号,t号都有,“哪家有补贴就去大量做号”,“没组织的人,基本都去死了”。

  还有网友认为,内外勾结的情况应该是存在的,“对内部的补贴政策、活动、技巧如此清晰,没有内部的协助,不会这么顺畅”。

苹果 WWDC 2018 将于 6 月 4 日到 8 日举行

  此外,一名从事新媒体行业的受访者向三言财经透露:

  “有一个哥们儿,做了一堆XX号,跟里面的工作人员内外勾结,知道内部的规则,知道什么样的内容会被推,评级、广告费用都会向他倾斜,就是里应外合的赚XX号的钱。”

生物识别技术进化是多方面的,它不仅仅意味着识别准确率或者安全性,这种进化本身还能结合进其它技术。看看苹果公司就更能体会到这一点,从 iPhone 5s 上体验出色的指纹识别起步,到今年秋季的 iPhone X 发布会,带来 Face ID 面部识别的同时,取消原来的 Touch ID 指纹识别。这项技术通过手机内置的 TrueDepth 相机可以投射并分析面部 30000 多个不可见的点,构建出准确的面部深度信息,这意味着它不会被照片所欺骗。另一方面,泛光感应元件又能够在黑暗中识别出你的脸,这让人脸识别的适用范围更广。

  “腾讯这个事应该是一个套路,但收益要比XX号高太多了。”

  据三言财经了解,在腾讯企鹅号,某知名互联网大号的收益只有个位数,另一个商业类号30万的阅读收益才2块多。

  某娱乐号向三言财经透露,以前一个娱乐号有1万多,但现在少了,一个月只有几十块。去年下半年就不行了。

  从三言财经自身经验说,在上述XX号上发文,经常审核不通过、被禁言,然而该平台的某些以“做号”抄袭为主的号早已经发布了相同标题、相同内容的文章。

  传马化腾过问,内部反腐即将开始

  有消息人士向三言财经透露,腾讯CEO马化腾已经对“露露事件”过问,一场内部反腐即将开始。

  此前行业更多关注的是“做号集团”,三言财经编辑的一位老乡就通过做号在老家买了一套房。

苹果将实施 Marzipan 计划,一个 app 适配所有设备

  此前一篇《自媒体做号江湖》揭露,做号者一人申请10个号,每篇5分钟,月入3万;更有甚者还组建团队,抄袭者收益,甚至比原创者还高。

  做号江湖反映的是不劳而获、获取“不义”之财,侵犯版权;而做号者通过与内部人员建立纽带,内外勾结利益分成,就是法律层面的问题了。

  三表这样的头部自媒体,盗号前几乎没有什么收益,被盗号后两个月收益7万多,可以倒推思考出一些问题。

  企鹅号宣布过扶持100亿的计划,其它平台也都宣布过数十亿的补贴,试问这些补贴哪里去了?

  如果马化腾启动对自家自媒体平台的反腐,其它自媒体平台也将开始反腐。这将是行业大事件。

  有业内人士认为,根本原因是kpi考核机制问题,考核的是日活和流量、停留时长,如果做号者能满足,平台是不会关心是否原创、是否腐败的。

五年前,当微软正忙着与苹果 Siri 竞争时,设计团队发现当时用户正在测试的原型产品有一些地方很奇怪。他们有两种基本的助理风格:一种是用户帮助训练助手,另一种是简单地猜测一个人需要什么并得出结论。事实证明,用户对前者的宽容度要大得多,但对于后者,即使表现得一样好他们也不会感兴趣。训练助理这件事,让用户更容易宽容它的一些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