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雪科技新闻

求伯君与雷军的三十年

作者: 点击量:

  文/风马牛

过去两年里,在苹果、三星、Google、高通等厂商下,手机摄像头录制视频的防抖能力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受到物理条件的限制,手机无法像部分相机(比如松下 GH5、奥林巴斯大部分机型、索尼 A7M2 之后的无反相机)那样为 CMOS 增加多轴防抖,只能依托于镜头防抖和软件上的电子防抖,补偿的幅度终归是有限的。

  来源:冯仑风马牛(ID:fengluntalk)

  “很多人背着包进行徒步穿越,有人觉得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吗?但是徒步穿越的人觉得这是征服自我,是自己喜欢的事情。”

  2018年底,金山软件举办创业三十年庆典,三位创始人,求伯君、雷军和张旋龙到场。庆生中,雷军与求伯君深情相拥,两个中年男人欣喜落泪。次日,雷军在微博中写道:三十年的岁月年华,三十年的兄弟情谊,刹那间涌上心头。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人生又能有几个这样的战友?

北京时间 1 月 30 日消息,据 The Verge 报道,Facebook 将结束一项有争议的市场研究项目,该项目违反了苹果开发人员指南,从志愿者手机中获取用户数据。

  三十年前,求伯君因开发WPS被称为“中国第一程序员”,还在上大学的雷军成为他的头号粉丝。此后二人因缘携手带领金山走向辉煌,巅峰时刻,求伯君选择了退出,“劳模”雷军接手。

  小镇青年求伯君打小是个围棋高手,更是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天赋。1980年高考,他以数学满分的傲人成绩考入国防科技大学信息系统专业。这一年,比求伯君大八岁的张旋龙正在香港准备接手父亲的金山公司。

可能因为一直以来乔布斯对资本市场所采取的策略都非常保守,无论是分红还是股息的派发水平都很低,他的去世几乎没有对苹果的股价造成任何影响。反而是在库克上台推出的一系列对股东的回馈政策,让苹果的股价在乔布斯去世后的半年内暴涨了 60%。

  1983年,我国最高水平的计算机——“银河”在国防科大横空出世。同年,“一个学生成功开发国防科大图书馆管理系统”的消息被刊登在《长沙日报》上,求伯君霎时成了“网红”。

  毕业后,求伯君被分配到了河北徐水县石油部物探局仪器厂,两年无趣的基层工作为他积累了一定的编程经验。1986年春天,厂里来了5个深圳大学的实习生,求伯君暗恋上了其中一个,但始终未能表白。此后,求伯君追随恋人远去深圳,将那次行程称为“此生逢上的第二次不可错过的机遇”。

以与苹果传出「绯闻」的几家报纸为例,《华盛顿邮报》目前的电子订阅版为每月 10 美元,《纽约时报》为每月 15 美元,《华尔街日报》订阅价格最高,为每月 37 美元。目前尚不清楚苹果是直接将这些报纸内容放进「9.99 美元大礼包」里,还是将报纸作为额外服务来收费。但算盘敲下来,这些已经拥有庞大订阅规模的大牌报纸都极有可能「亏」。

  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22岁的求伯君觉得深圳的一切都是光鲜亮丽的。他不顾一切阻挠,迫不及待地要辞职。

  决定去深圳工作前,求伯君在河北和北京逗留了些日子。那时候,一个老乡遇到计算机打印的难题,求伯君花了9天时间帮他重新写了程序。意外的是,经朋友引荐后,当时四通公司用2000块钱买下了那套程序的全部版权,并以明年成立深圳四通,一定调你过去为由,竭尽全力挽留求伯君加入团队。

  就这样,被条件吸引的求伯君暂时留了下来。在四通,他结识了成长过程中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香港金山老板张旋龙。当时对方有一批机器无法启动,求伯君花了一个晚上就把它弄好了。

显示素质上,Surface Laptop 2 也没什么可以挑剔的,色彩表现、对比度、通透性都很出色,屏幕可以覆盖 100% 的 sRGB 色域并且出厂做了校色,201 的 PPI 虽然比不上 MacBook 和 Surface Pro,不过正常使用距离下基本也感觉不到像素点,最高 300 尼特出头的亮度和苹果的新 MacBook Air 差不多,略低于 MacBook Pro。

  深圳四通成立后,北京公司开始反悔,于是,求伯君给总裁写了一封辞职信,很快批示下来,求伯君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深圳。刚去时,四通让他负责公司的一个经营部,与他对口做生意的,恰巧是张旋龙的弟弟张小龙。

  不过让求伯君经商,可能会缘木求鱼,但让他潜心开发软件,他则是如鱼得水。正在这时,张旋龙抛出绣球,“来金山,我让你专心搞软件!”正中求伯君下怀。

  加入香港金山后,求伯君的目标十分明确——WPS。从1988年5月开始,求伯君把自己关在深圳蔡屋围酒店的房间里,夜以继日地写代码。一年零四个月中,求伯君住了三次院,第二次肝炎复发时,他直接把电脑搬到病房里继续写。 24岁的求伯君在这种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中,用汇编语言写下了十几万行代码。

  1989年,WPS1.0发布,填补了我国计算机中文字处理的空白。没有做广告,也没有去参加评奖,仅仅凭着口碑就火了起来。WPS在国内市场占有率最高时一度达到90%,成了一个时代的标志。事后,求伯君自我调侃道:虽然卖得很火,但对我来说,没赚什么钱,我只是一个打工的。

  90年代初期,微软等跨国软件巨头纷纷逐鹿中国,一路高歌猛进的WPS遇到了Word的挑战。彼时,求伯君邀请雷军加入迎战。

  据雷军描述:第一次在一个展会上见到求伯君,当时他穿着一件呢子大衣,走路带风,像明星登场一样,那一瞬间我觉得金山的程序员真牛。等我加入金山以后,略有点小失望,因为只有5个人,我是第6个人,有一点觉得被忽悠了。但我绝对是被求总成功的程序员形象打动了,加入了之后我才想起求总没跟我说拿多少工资多少股票。

  1994年,当香港金山被方正合并之后,张旋龙把软件这一块拆分出来,在珠海注册成立新的金山公司,张旋龙还大方地把这个公司一半的股权给了求伯君,公司也交由求伯君去运作。那时候,雷军牵头在北京成立了金山开发部,负责WPS汉卡的技术支持,并召集了20多名顶尖程序高手。

  为了迎战微软,金山倾尽所有投入研发了一款类似于Office套件的产品,叫作盘古组件,里面有WPS、电子表和字典等。但半年过后只卖出了2000套,“盘古”没能开天辟地。雷军把这次惨败归结为,“我们在Windows上的动作太自负了一点。”

  彼时,微软向求伯君伸出了橄榄枝,以75万美元年薪为条件,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求伯君拒绝了。

  1996年,金山迎来历史上最艰难的时刻,曾经如日中天的它转眼便折戟沉沙。求伯君坦言:200多人的公司,走得只剩下十几个。哪怕就这样一个规模,金山也开始为工资发愁了。

苹果此次积极参与到收购东芝半导体业务的竞购中,可能更多的还是是希望对包括 iPhone、iPad 以及 Mac 在内的诸多设备有一个更好的成本把控。

  此后,越来越多的员工开始动摇,就连主力雷军也坐不住了,提出辞职,但被求伯君劝了下来,并给了他半年的假期。多年后雷军说,“那年,我失去了理想。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最郁闷的事情。”雷军排遣失败感的方法是“蹦的”,只有那种重金属的震耳欲聋感才能让他什么都不去想;求伯君则是在BBS上发泄情绪,他一天给站友写300多封信。也正是这段煎熬让他们意识到成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时间拖久了,资金和信心都会成问题。前途渺茫的求伯君在那段时间尝试了游戏等其它业务,可惜都没有成功。此时此刻,求伯君对WPS的一往情深起了关键作用,他与伙伴们达成共识,要开发新版WPS,重振雄风。

作者 Neil Cybart 认为这五家公司各有焦点:苹果靠卖能给用户赋能的工具;亚马逊提供最好零售体验的零售商;微软是服务于企业,助人成事的公司;谷歌提供收集数据工具的服务;Facebook 则想当用户的互联网展览馆。

  正是在这种情感的驱使下,求伯君把张旋龙送给他的那套价值200万元的别墅卖了,带领雷军等剩下的十几个员工没日没夜地开发WPS97。

  1997年,金山新版WPS97面世,公开挑战微软,获得巨大成功,求伯君开始在各地演讲推广。在东南大学,学生挤破了门听求伯君演讲,送上了一个千人签名的横幅;在重庆,听众群情激昂地喊出了向金山公司学习的口号。许多人眼里,求伯君成为民族软件的一种象征。以至于央视《东方时空》要在盖茨来中国的当天把求伯君请去,面对面地谈WPS97如何抗击Word。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得意淡然,失意泰然。”求伯君感慨道:民族产业还是要提的,但现在我们想尽量少提,避免造成误会。人家会总觉得你的产品不行,所以打民族牌,博取大家的同情。

8 月 26 日,哔哩哔哩动画(B 站)在经历为期一个月(7 月 26 日至 8 月 25 日)的下架整改处罚后,目前已经「解禁」,重新在苹果、小米等各大应用商店上架。除 B 站外,恢复上架的短视频应用还包括沙发视频、洋葱视频等 6 款 app。但秒拍、波波视频、56 视频等 5 款暂停上架产品目前依旧没有恢复上架迹象。

  坦诚的求伯君也十分聪明,他一点架子都没有,并且总能用一种能够让人接受的方式告诉同事哪里出现了问题,需要改正。有员工刚来金山的时候,机器的网卡装不上去,求伯君掀开机箱帮他装上了网卡,又兴高采烈地跑上楼。

《纽约时报》于当地时间周三披露华盛顿咨询公司 Definers Public Affairs 曾协助 Facebook 散播信息,诋毁批评者与竞争对手谷歌和苹果,同时淡化俄罗斯干预对 Facebook 的影响。此外,这篇报道还描述了 Facebook 在过去三年中处理多起丑闻的情况,其中包括俄罗斯干预大选以及剑桥分析事件。

  在开发软件最紧张的时刻,为了给程序员们放松,每到晚上九点半,求伯君就喊大家下楼,围着公司跑一圈,回来后继续编程序。程序员晚上加班时,可以随便打电话定夜宵,都是求伯君来买单。有次一个员工闹离职,在赔偿金的问题上和人力起了争执,小姑娘哭得稀里哗啦,求伯君和人力说赔偿金算在他的帐上,然后轻松离去。求伯君对待员工的大方,和雷军的节俭一样出名。

  在金山,极少有人见过求伯君动怒的样子,他唯一一次发脾气是在媒体对“金山皓月”等产品进行评测时,结果金山皓月最差。求伯君召集开发部门开会,刚说了两句,就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停顿了一下,转身走出会议室,平息一下心情回来后,只说了一句散会。

雷军承诺硬件净利润率不超过 5%,因为小米不想做苹果想做 BAT 

  1998年,联想以450万美元现金外加450万美元商誉注资金山,求伯君提拔28岁的雷军担任金山总经理。

  消息出来后,雷军的父亲给他打了个电话:看到你当了总经理,我很担心。这职位看起来很光鲜,其实啥也不会,就跟万金油一样,还是搞点技术靠谱。雷军听闻后忧心忡忡,于是他白天当总经理,晚上加班干程序员,一连干了好几个月。

  在金山的主页上,雷军写下:金山展示了风光无限的舞台,造就了求伯君这样的巨星,成就了WPS这样畅销的产品。加盟金山,就是加入激动人心、充满奇迹和幻想的软件行业,就是和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一起创业。

其中大家最熟知的例子可能就是苹果在 2015 年推出的新款 12 英寸 MacBook 了,这款产品采用苹果全新设计的蝶式键盘,敲击时键帽非常稳定,不过为了降低空间占用,它的键程只有 0.7 毫米左右,这大大影响了它的敲击体验。即使是 2017 款的 12 英寸 MacBook 上,苹果给它换上了和新款 MacBook Pro 上的第二代蝶式键盘,敲击手感有了一定的改善,但争议依然很多。

  那时候,金山激情四射,公司门口,一条醒目的横幅写着:让我们的软件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雷军鼓舞同事:我们是一支来自沙漠的雄师,怀揣梦想,敢于拼搏,要有勇气和决心去打造金山软件帝国。公司一旦确立一个业务方向,包括前台、司机在内的所有员工都嗷嗷叫,大家泪流满面,一起高唱军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它是一家传销公司。

  2000年底,公司股份制改组后,雷军出任北京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由此彻底完成向高级管理者的真正转型,留任“半退休状态”董事长的求伯君,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求伯君是个“玩童”,称自己1982年开始玩游戏,金山所有的网游产品,他一定是骨灰级玩家。在游戏里,求伯君一如既往保持着写程序时的执著和认真,对方技术差,他一定会打电话过去,告诉对方这么打不行。

作为一家从蛮荒时代走过来的计算机公司,IBM 的「封闭」基因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占据着大半市场的 IBM 曾一度想要一统整个计算机领域,从硬件到软件全部推行自己的封闭标准,实现真正的「从上到下收费」。这样的尝试最终没有成功,苹果,还有之后的 X86 架构加上 Windows,最终成功突围,将 IBM 从神坛拉下。

  据说求伯君还常常组织漂亮女玩家去珠海聚会,这让程序员们很开心,毕竟给他们枯燥的代码生活带来一些生动的色彩。发布《剑网2》时,求伯君曾上武当山拜师学艺,跟随三丰派内家拳传人钟云龙学习功夫。

  此外,求伯君热爱旅游和论坛,他有个让人艳羡的私人飞机驾照,经常开车进川藏。在论坛上,他活跃得不行,换儿子头像、用马甲发帖……有人劝他开个博客,求伯君认为太作秀。

苹果公司备受期待的 iPhone X 作出了一系列创新,但这种新款智能手机出货时间的推迟则可能会导致该公司在假期购物季节中的销售量受损。苹果公司在周二召开的产品发布会上推出了新款 iPhone、可拨打电话的第三代 Apple Watch 智能手表以及新款苹果电视机顶盒。但对死忠「果粉」来说,令人失望的是 iPhone X 要到 11 月 3 日才会开始出货,远远晚于 iPhone 8 的 9 月 22 日。64 GB 版 iPhone X 售价为 999 美元起。

  众所周知,自1999年起,金山便开始筹备上市,一场短跑最终搞成了马拉松。8年间,金山5次谋求上市未果,直到2007年10月才得以在香港圆梦。上市当天,雷军无限感慨:女人最难的是生孩子,男人最难的是上市。求伯君则叹息,“相信绝大部分公司都会被上市拖垮了。有人说如果金山早点上市就好了,如果真的早日上市的话,是会加速接近金山的梦想,还是会因准备不足而一蹶不振?也许两种可能都存在。”

  事实上,金山难的不仅是上市,每一步的战略选择都非常艰辛。在雷军的领导下,金山进一步将应用软件扩展至实用软件、互联网安全软件及网络游戏等领域,并在全面互联网转型的过程中做出了重要贡献。

为此,哈里森将苹果 2018 财年 iPhone 出货量预期从之前的 2.48 亿部下调至 2.33 亿部,低于华尔街分析师平均预期的 2.39 亿部。

  走完曲折上市路后,金山人心怀感慨与感动撰写了《梦想金山》一书,将金山软件的20年总结为“一个坚持梦想的创业故事”。

苹果将砍掉服务器版 macOS 大量重要服务

  “当年说要做中国微软,是一种美好的梦想。但实际上金山就是金山,我们没法完全去模仿别人。每个中国公司都有其特质,金山的正确定位是实现价值回归。”作为金山的第一大股东,求伯君思考问题依然带着浓厚的“程序员情结”,他更看重技术和产品。

  然而,最令人意外的是,在金山上市两个月后,雷军选择了退出。从22岁到38岁,这个男人用16年的时间硬生生将自己浇灌成互联网界的“活化石”。

  一时间,求伯君和雷军不和的消息在业内流传甚广,甚至有媒体报道称,雷军曾经两次逼宫,要求伯君下台,对此,二人分别开了发布会进行辟谣。

  此后几年,雷军似乎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成为江湖传说中的“隐者”。先后投资了凡客诚品、多玩、UC浏览器、小米科技等多家创新型企业。

  雷军的退隐,留给金山更多的是感伤。半退休状态的求伯君不得不披挂上阵。接过CEO头衔后,求伯君希望不要像雷军当年那么累,因为金山已经走上轨道。“其实相比国外同行,中国程序员想法特别多,他们愿意把产品和技术研发当成某种荣耀,以此来完成自我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 KKR(西部数据参与支持)、富士康和贝恩资本在内,三家参与到此次竞购中财团背后,均获得了苹果的支持(为贝恩斯资本提供 30 亿美元资金)。由此也可以看出,苹果对于此次收购东芝半导体业务的重视程度。

  求伯君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最理想的CEO是黄药师那样的人物,可以把桃花岛管理得井井有条,我自己向往的是令狐冲那般的豪迈与侠义,那是一种侠之大者的境界。如果时光倒流20年,我不会选择创业,太辛苦太辛酸了。”

  现在,求伯君没时间玩了,他每天忙得只能在公司吃晚饭,等待他的是无尽的烦恼。当时的金山内部矛盾重重,大量员工出走,《剑网3》也经历了业绩上的滑铁卢。据一位工作多年的老员工描述:我的内心很痛苦,雷总走了,金山当年的梦想遥遥无期,一起奋斗过的兄弟都四散逃窜,自己又无能为力,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除此之外,金山股价继续下滑,公布2007年业绩之后,求伯君在雷曼兄弟和德意志银行的“安排”下,奔走于香港本地展开密集路演,向来不善言辞的他开始去琢磨、迎合投资者的喜好。

现在我们仍不知道苹果明年在 iPhone X 系列上会有什么新动作,有趣的是,有小道消息称苹果明年将会发布 6.4 英寸的新款 iPhone。消息的真假我们尚且无法考证,不过更准确的信息应该到明年才能知晓。

  求伯君明白,人要为理想,同时也要求生存;为了生存,就要讲策略;讲策略,是为了理想的实现。

  重返CEO后,求伯君加快了金山软件的拆分步伐,在网游领域大动作不断。对此,有人质疑曾创造了WPS的金山,离“民族软件大旗”的称号越来越远了。用雷军的话描述:从纯商业角度讲,做WPS办公软件是“犯傻”的事情,十多年来,金山不惜从其它项目上赚来的钱贴补WPS,不论它多么孱弱,却从未被抛弃。求伯君也站出来表态:除非国家吹响了撤退的“集结号”,否则金山永远不会放弃WPS。

  金山迎来寒冬时,求伯君甚至自我调侃,“我比较喜欢冬天,因为我是滑雪爱好者,就希望冬天尽早到来,可惜一年只有三、四个月的时间。”

  2011年7月,金山软件董事长兼CEO求伯君,终于实现了自己的退休愿望。他和张璇龙共同邀请“劳模”雷军出山带领金山前进。“自己快50岁,20岁开始闹革命,现在差不多30年,想做一个退休的快乐的人。”

虽然 Snap 没有说明关闭 Snapcash 的原因,但由于 Venmo 继续增长而谷歌和苹果开始在各自的移动操作系统中添加类似功能,因此该服务可能受到很大影响。Techcrunch 的报告还指出,Snapcash 似乎与网上的一些色情内容有关。此外,Snap 的安全跟踪记录并不能吸引用户信任。(来源:cnBeta)

  求伯君被称为“中国第一程序员”,雷军则擅长商业运作和企业管理。他的退位,宣告了数字英雄时代的落幕;雷军的上任,则迎来了移动互联网的元年。

  2018年底,金山举办了创业三十年庆典,三位创始人,求伯君、雷军和张旋龙相拥而泣。在全员公开信中,雷军坦言:金山是一家有梦想的公司,用技术改善、服务整个世界。历史充分证明了,金山拥有一支打不垮、吓不倒、极富战斗力的团队,无论遭遇任何艰难都能扭转战局。 30年不懈奋斗的岁月里,我跟张旋龙、求伯君以及众多为金山奋斗过的兄弟姐妹们肝胆相照、亲密无间,这份兄弟情始终没有改变。因为我们深信,在创业这条道路上,一个人走,可能走得快,但一群人走,会走得更远。

  在风云变幻的商业世界,金山的发展历程,正是中国软件产业、互联网产业30年的缩影,波澜壮阔、沧海桑田。

2014 年 9 月,在发布 iPhone 6 和 6 Plus 的同时,苹果还首次对外展示了 Apple Watch 智能手表,而 Apple Watch 的一项重要特征就是 Taptic Engine 触觉反馈引擎。通过定制的线性谐振马达,配合具备可以识别压感的屏幕,Apple Watch 可以在用户用力按压屏幕时,模拟出按压实体按键的感觉。

  “有的人觉得我的人被谁挖走了,从此就冤家路窄,不共戴天。我们不会,离开金山的人都是合作伙伴。我觉得有了这种心态以后,世界也变得无限宽广,冬天也不冷了。”求伯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