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雪科技新闻

【聚焦】李斌:造车是一场真正的马拉松

作者: 点击量:

  造车是一场真正的马拉松

  访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

想要了解黑客马拉松最新动态的黑客们可关注 Twitter 账号@hackdisrupt。

  刘媛媛

  2019年3月5日晚间,蔚来(NYSE: NIO)公布了2018财年第四季度及2018年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蔚来总收入49.51亿元,净亏损为96.39亿元,同比增长92.0%。

  资料显示,蔚来创立于2014年,是一家立足于全球的智能电动汽车公司,致力于通过提供高性能的智能电动汽车与用户体验,为用户创造愉悦的生活方式。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代表,总体来看,2018年蔚来无论是在量产、交付还是登陆资本市场的节奏上都相对较快,这也在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的预期之内。截至2018年12月31日,蔚来7座高性能电动SUV ES8累计交付11348辆,其中3318辆于12月交付。李斌最终赢下与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1万辆交付赌局。

Facebook 还尝试从另一个角度来解决网络连接鸿沟的问题,该公司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举行了一场编程马拉松(hackathon),主题是为数据连接资源紧缺或者价格昂贵的市场开发更加高效的应用。

  不过,争议、质疑始终伴随左右。自蔚来诞生以来,有关品质、融资、盈利等问题一直如影随形,怎么看待这些争议?如何应对新能源汽车市场越来越严峻的挑战?2019年造车新势力的竞争格局又作何预判?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

在这场黑客马拉松上,还真的有不少有趣的项目。在Demo Day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真的有这些工具,可能《纸牌屋》和男主角木下大人的命运,要被改写了。

  选择“互联网+汽车”

  《中国经营报》:你在2000年创办了汽车互联网平台易车,之后又投资了摩拜,创立了蔚来,但实际上你在大学期间的专业是社会学系,为什么偏偏看中了出行领域?

名为“交通黑客”的编程马拉松也已启动,它会为印度将来的智能交通系统提供众包解决方案。在NitiAayog进入交通行业之际,峰会和编程马拉松为其在重点领域提供了意兴盎然的视角。

  李斌:我记得2000年我创办易车的时候,那年被称为“中国家庭汽车元年”,当时上汽推出了一款叫赛欧的10万元的家庭轿车,随后10万元的家庭轿车市场开始井喷,这让我看到了汽车出行领域的机遇。

在马拉松上,耐克不仅拉来刘翔陪孩子们一起跑,而且还在现在派发上文提及的 “勇敢奖章”,激励孩子们不放弃,勇于挑战自己。

  实际上,在2000年之前,我将精力都投入在互联网领域,但2000年左右开始思考,未来可能会出现家家都有车的情况,并且可能会通过网络来购买,因此决定投身到“互联网+汽车”的事业中去。事实证明,虽然这个想法很超前,但是是对的。当时中国一年就卖了200万辆车,并且绝大部分都不是个人买,而是公司购买或者机构购买。如今你再看,不到20年的时间,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汽车已经进入了千家万户。

  《中国经营报》: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存在哪些问题?

  李斌:实际上,在新能源车领域,我觉得中国已经和全世界在一个水平线上了,从量的角度来讲还是领先的,从产品的丰富性、产品的多层次角度来讲,也已具有较强的优势。但目前中国老百姓对于新能源产品的信任度还是偏低,因为这毕竟是拿钱投票的事情。现在中国燃油车车主与电动车车主的比例约为100∶1,新车销量比例约为30∶1,力量上悬殊较大。所以这需要时间来让大家接受,没有别的办法,我们要做的就是不停地通过实际行动来逐步地影响用户。

HTML、CSS 和 JavaScript 位居榜首,我们毫不意外(暂且不谈「脚本语言」和「编程语言」之争)。它们的容错度高,不需要编译器,在浏览器、而非某个特定操作系统中运行,新程序员们逐渐开始选择它们所为入门语言。如果你进到一间满是陌生人的房间,想在此寻找一个开发团队(这种事黑客马拉松上就时有发生),他们掌握的很可能就是这三门语言。

  《中国经营报》:创办蔚来是你截至目前创业生涯中的“高光时刻”,无论是融资、量产,还是登陆资本市场,蔚来的节奏都相对较快。这一切是否都在你事先计划好的时间表里?

  李斌:对,毕竟蔚来不是我第一次创业,所以在很多事情上节奏的控制肯定比以前要好一些,还有就是目标感会更强一些,相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况且我的年龄也摆在这,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我现在已经是四十不惑,了解的东西也相对多一点儿,必须把控好节奏。

  有史以来最难的一次创业

  最后要关注的是身体状况。现在这个时刻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身体状况最差的时刻。我统计了一下,最近很多企业家倒下了,倒下的比例最大的一个病是心脏病,心脏猝死的案例特别多,达晨系的企业也有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倒下了,就在几个月前,这个企业是个特别有抱负的企业,也特别有行业地位的企业,正在准备去IPO上市的,结果企业家一倒下,这个企业就陷入了很大的风险。大家还是要考虑好身体健康和工作的平衡,自己一定要做到长期健康的走下去,因为创业是马拉松。

  《中国经营报》:蔚来闪电般的扩张速度也让蔚来面对众多质疑,比如品质、交付、盈利等,你怎么看待这些质疑?

  李斌:创办蔚来可以说是我有史以来最难的一次创业,质疑很多,但质疑得分成几个方面来看。第一,我们产品服务确实还有很多地方没做好,人家说你两句很正常,没有完美的人,也没有完美的公司;第二,媒体信息过窄时代,往往批评别人更容易有流量,这也很正常;第三,目前100个人里面只有1个是开电动车的,绝大部分人对电动车不了解,存有误解,人一般都会倾向于认为自己的习惯或者选择是对的。而蔚来作为走在前面的造车新势力,关注度更高,自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真正的挑战或许来自于对市场的体察和如何顺应用户需求的变化,汽车行业的竞争是一场“马拉松”。传统车企过去一百余年一直专注于在一根“赛道”上竞逐,而当汽车行业都在向着“四化”方向转型时,对于新势力们的要求就变成了,既要兼顾眼下的生产制造交付,同样还必须在前瞻技术上做出应有的布局和储备,难度大大增加。

  目前电动车确实还有一些缺点,续航等方面比不上汽油车。但电动车也有自己的特点,很多人不了解。比如电动车电池着火了,媒体会大肆报道,消费者对此感到恐慌。但实际上传统的汽油车也存在危险,而且汽油比电池更危险。

  《中国经营报》:造车新势力的烧钱模式也屡屡遭到抨击,蔚来自然不例外。比如之前蔚来豪掷8000万元开一场发布会的消息曾刷爆媒体圈和汽车圈,你觉得这是什么原因?

  李斌:蔚来是中国车企里面的高端品牌,可能在这点上大家还未能适应,觉得一个国产车开发布会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其实我们肯定比奔驰、宝马、奥迪花的少。如果是保时捷、特斯拉、奥迪开一场那样的发布会,大家就不会觉得它烧钱了,凭什么?

  目前手机销量排行榜中前几名不都是中国的吗?家电也是,中国的家电品牌在高端市场成绩斐然,比如海尔的卡萨帝等,为什么大家觉得这些是正常的,而到了汽车这块就不行了呢?

  实际上,现在所说的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翻译过来就是要消费升级、品牌向上。在传统汽车厂商里,包括长安汽车、吉利汽车、长城汽车等在品牌向上方面都已经做得不错了。新能源领域要让大家都接受还需要一个过程,至少4~5年的时间,我们要有耐心。

  《中国经营报》:创立至今,蔚来进行了多轮融资,腾讯京东、高瓴资本、红杉中国、联想、百度等悉数入局。马化腾、刘强东、雷军、沈南鹏等这些在中国互联网圈叱咤风云的角色,也都站在了蔚来这边。你觉得这是否归功于自己的强大“组局”能力?

  李斌:总体上来讲,可能我的创业经历让投资人能够信任我,再加上我拥有一个有执行力的团队,但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大家觉得智能电动汽车这个行业有机会,这是一个综合的考量。

  我们可以从聊天宝、马桶MT上可以吸取的教训是:即时通讯产品是自然生长的产品,不能以营销的方式来做,而应该是马拉松式的自然增长。

  能活下来才能真正占领市场

  坦率讲今年可能是很困难,但未必是最困难,也许几年后回过头来看也未必觉得难。人生当中不应该只是记住痛苦。跑马拉松,一想到40多公里跑起来是很苦的,但是真正跑马拉松的人在跑的过程当中是愉悦的,他不认为这是惩罚的过程,是快乐的事情。

  《中国经营报》:2018年虽然新能源汽车销量表现强劲,但随着补贴退坡、传统车厂的强势出击,有观点认为,留给造车新势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是否认可这一观点?

  李斌:新车销量不可能无限制地涨,补贴退坡也不是只有蔚来一家企业要面对,大环境下大家都一样。事实上我一直提的观点叫“换道先跑”,你如果拿我们的车和奔驰、宝马、奥迪等还没上市的电动车比,可以发现我们已经量产的车,很多指标都比它们还没上市的产品强很多,在性能上、服务上我们都有很多创新。当然也有一些公司做的确实不错,比如特斯拉。

  真正的竞争差不多要到2023年左右,到时候就能看到谁能活下来,谁能真正地占领市场。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证能够研发出在那个时候具有竞争力的车型,保证好的服务,保证自己能活到那个时候。

  《中国经营报》:提到特斯拉,你觉得蔚来跟特斯拉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李斌:我觉得无所谓的,但我做的事和他还是不太一样。特斯拉无疑是一个很不错的公司,有很多思路方面的创新,公司的理念、模式可能更多的是从车的角度出发,比如性能等。但我们更多考虑的是用户的全程体验,不光是车的服务,还包括社区媒介,以及汽车以外的一些生活方式,我们希望能够让用户的生活变得更开心。如今在服务领域,蔚来已经拥有了一定的口碑。

马拉松第一人“菲迪皮茨”雕像

  《中国经营报》:你对2019年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竞争格局,尤其是造车新势力的竞争格局有何预判?

在科技界,个人不仅积极参与难民救助,创建许多开源项目,连私营部门的科技创业公司也给这些问题带来了非凡的解决方案。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能让人帮你把衣服洗了,然后送至家门口,或是用智能手机预订外卖或豪车,那么教难民儿童学会所在国家的语言,或是帮助他们更快融入一个新国家,这件事本身难道不具有非凡的意义吗?难民自己也在创建科技项目——从叙利亚难民开发的类似 Etsy 的应用 Sharqi,到帮助难民与德国官僚机构打交道的 应用 。例如,在澳大利亚,RefugeeTalent 就是在 Techfugees 举办的黑客马拉松比赛上开发出来的,这是一个由最近来到澳大利亚的难民开发的平台,同时也服务于这个群体。法国的 Refuhelp 平台 也是在同样背景下诞生的。

  李斌:确实这个市场不仅有新的很像我们这样的公司,也有像特斯拉这样的先行者,以及我们看到传统车企也在向智能电动车领域转型,2019年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必然会越来越激烈,但百花齐放总有一款适合你,整体上我仍持有乐观态度。

  我不去评价2019年是否会有一批造车新势力被淘汰,回归竞争的本质最重要的还是看产品和服务。比如你看我们ES8是2015年开发的,ES6是2016年开发的,那我们今天肯定已经在开发三年后的产品,造车不是说开发完一款产品就够了,你不能保证每款车都卖得好,而且每款车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汽车行业新进入者那么难,就是因为这个行业拥有高投入、研发周期长、供应链复杂、预见性竞争激烈等特点,所以造车是没法用投机的心态来做的,造车是一场真正的马拉松。

  我觉得整个智能电动汽车这一波的竞争,差不多需要到2023年、2024年才能有一个阶段性的小结。那时候老百姓的认知已经达到了,然后技术也会定型,各项条件都完善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进行检验的时候。

  《中国经营报》:未来在政策方面,你希望能给新能源汽车带来什么样的支持?

微软员工们曾在一年一度的黑客马拉松活动中表达自己的情感,纳德拉将这一活动称为“OneWeek”,这一活动取代了鲍尔默的年度会议,会议流程包括在一个体育场里让员工欢呼发泄。

  李斌:我们现在遇到的一些困难可能还是跟放开和鼓励的力度不够有关,比如说造车这件事情,我们因为走了一条找江淮代工的道路,很多人不理解。但我们的模式是对的,工信部也认可了这一模式。所以我觉得还是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打破陈规。希望政策上给到像我们这样一些创新公司更多的机会,更多的空间,进一步支持创新。

  我们可以从聊天宝、马桶MT上可以吸取的教训是:即时通讯产品是自然生长的产品,不能以营销的方式来做,而应该是马拉松式的自然增长。

  深度

  不惧争议的蔚来“怕”什么

  蔚来汽车的发展速度无疑是飞快的,从量产到交付万辆仅用了一年时间,即使是纯电动汽车先驱者特斯拉MODEL S,从量产到交付万辆也用了近三年。

  李斌本人也是颇具争议的,有人称他是汽车界的“段子手”,也有人敬佩他有胆量、有野心、能吃苦。也许对于李斌来说,他早已习惯带领企业一路狂奔。

  在与李斌接触的几次过程中,最让记者印象深刻的是,李斌从来不畏惧“流言”,他甚至曾在某次媒体交流会上直言:“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可以尖锐一点儿。”

  媒体也从未对他客气过,在2018年全年年报公布后,李斌于3月9日与包括本报在内的部分媒体进行了电话沟通会议,期间,“净亏损96.390亿元”“被特斯拉挤出上海”“用户口碑下降”等关键词屡被提及,李斌都一一进行了回答。

  对于亏损,有媒体计算后表示,蔚来每卖掉一辆ES8就要亏损近85万元。李斌认为,不能以一辆车亏损了多少钱来给蔚来算账,前期都是投入期,而且现在蔚来只有一款车在售,亏损平摊下来显得数字很大。当然,面对何时才能扭亏为盈的问题,李斌没能给出具体的时间,只是说:“长期来看,对公司的商业模式非常有信心。”

  也许亏损不是李斌目前最为担心的问题,来自外部竞争对手的施压才是最值得关注的。一方面,蔚来宣布将取消上海嘉定自建工厂的计划,有分析称这与特斯拉有关。按照发改委去年12月发布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只有等特斯拉工厂完工投产,并满足初期年产25万辆汽车和电池组的预设目标后,其他车企才有可能在上海投建新能源汽车项目。

  另一方面,不久前,特斯拉全系车型在华大幅降价,这让国内新能源汽车品牌面临不小的危机,蔚来也不例外。本就处于巨额亏损状态的蔚来,一旦降价将面对更严峻的盈利考验,并且蔚来一向强调定位高端,降价必然会对品牌、消费者忠诚度造成伤害。

无论画画,还是马拉松,都不是黄勇挑战的终点。

  种种情况下,似乎服务才是蔚来唯一能拿来与特斯拉抗争的筹码。用李斌的话说:“NIO House体验店不仅仅是卖车的,是蔚来用户的线下聚会场所,这样的理念会一直坚持下去,未来还将继续加大服务投入,因为我们是以用户为中心。”至于效果如何,只能静待时间的检验。 老板 秘籍

  1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存在哪些问题?

  实际上,在新能源车领域,我觉得中国已经和全世界在一个水平线上了,从量的角度来讲还是领先的,从产品的丰富性、产品的多层次角度来讲,也已具有较强的优势。但目前中国老百姓对于新能源产品的信任度还是偏低,因为这毕竟是拿钱投票的事情。现在中国燃油车车主与电动车车主的比例约为100∶1,新车销量比例约为30∶1,力量上悬殊较大。所以这需要时间来让大家接受,没有别的办法,我们要做的就是不停地通过实际行动来逐步地影响用户。

  一篇发表在《骨与关节外科杂志》上的最新研究发现,马拉松运动员的关节炎只有非跑步者的一半[11]。马拉松运动员患关节炎的几率比普通人还要少。

  2如何预判2019年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竞争格局?

  确实这个市场不仅有新的很像我们这样的公司,也有像特斯拉这样的先行者,以及我们看到传统车企也在向智能电动车领域转型,2019年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必然会越来越激烈,但百花齐放总有一款适合你,整体上我仍持有乐观态度。

  我不去评价2019年是否会有一批造车新势力被淘汰,回归竞争的本质最重要的还是看产品和服务。比如你看我们ES8是2015年开发的,ES6是2016年开发的,那我们今天肯定已经在开发三年后的产品,造车不是说开发完一款产品就够了,你不能保证每款车都卖得好,而且每款车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汽车行业新进入者那么难,就是因为这个行业拥有高投入、研发周期长、供应链复杂、预见性竞争激烈等特点,所以造车是没法用投机的心态来做的,造车是一场真正的马拉松。

  我觉得整个智能电动汽车这一波的竞争,差不多需要到2023年、2024年才能有一个阶段性的小结。那时候老百姓的认知已经达到了,然后技术也会定型,各项条件都完善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进行检验的时候。

你应该提及自己所使用的技术,你从中学到的有趣东西,并把功劳分给队友。我们在自己平台看到的最佳项目演示包括了一些截图和一段演示视频。请记住,不要因为黑客马拉松结束而停止你的开发工作。请持续更新你的项目,这样你的粉丝们就能一直了解到最新进展。

  简历

  据彭博社报道,一个聊天机器人最初是作为以色列微软公司实验室的一项黑客马拉松项目,让病人更容易找到可能提供其他药物和治疗方法的临床试验。临床试验机器人(Clinical Trials Bot)让患者和医生搜索与疾病相关的研究,然后回答一系列问题。然后,机器人会建议最符合患者需求的试验链接。制药商也可以用它来寻找测试对象。

  李斌,1974年出生,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易车公司董事长。拥有北京大学社会学学士学位并辅修法律及计算机专业。1996年,大学期间的李斌创办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北京南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997年创办北京科文书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到2000年6月,李斌创立了易车服务网,美国东部时间2010年11月17日上午,易车网成功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车互联网公司。2014年11月,李斌与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企业家与企业联合发起创立蔚来,并带领蔚来在2018年9月12日成功登陆纽交所。如今,围绕互联网和汽车行业,李斌参与创办及主导投资了超过40家企业。